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盱眙新闻网 > 教育 >

当在线教育遇上苹果税,怎一个惨字了得?

2019-10-09  来源:  作者:盱眙新闻网

【编者按】苹果又一次失去了人心。近日,苹果公司把在线教育企业纳入“苹果税”的范畴,要求iOS平台内的在线教育app将其课程视为IAP(In-App Purchase,应用内购买)内容,苹果需要从中抽取30%的课程费用。

对于成本高利润低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,将30%的收入缴纳给苹果本不现实。但现实却是,在线教育app却不得不撤销苹果支付外的其他渠道,将iOS端的课程提价30%,否则就会面临下架风险。当苹果再次触碰教育、医疗这类民生领域,又将会引起怎样的反弹?

本文转自投中教育,文章经亿欧编辑,供业内人士参考。


9月,本应是教育企业APP下载量和用户数突飞猛增之际,跟谁学APP却在月初遭到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,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再次上架后,跟谁学在iOS端的课程涨价30%。解释称,用以抵消突然多出来的“苹果税”。

“苹果税”终究还是对在线教育动手了,行业内人心惶惶。本就饱受获客成本高企不下,利润微薄的诟病,30%服务费于在线教育机构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。

接受意味着面对一个贪婪不尽的无底洞,平衡平台和用户使企业利益最大化将是一大难题;不接受则面临被下架的可能。被裹挟的行为纵有不甘,但这两难的选择终究需要面对。

被盯上的在线教育

被下架次日,跟谁学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《关于跟谁学iOS客户端短暂下架的声明及临时解决方案》。方案称:“由于美国苹果公司强制要求消费者购买课程必须使用苹果IAP支付并且支付订单金额的30%作为其服务费,同时要求我们取消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通道,如果不同意跟谁学App在苹果Appstore将无法下载,为了维护广大消费者利益,所以我们被迫不得不先下架苹果AppStore中的跟谁学App。”

声明不长,却足以透露出跟谁学的无奈。

根据苹果规定,免费下载App,但提供App内数字功能或内容购买项目的产品,用户必须在苹果的App购买系统(苹果IAP)内完成支付,开发者需缴纳30%的“苹果税”。而在APP之外购买或获取的内容,如图书、音乐、视频类App,开发者方可取得全部收益。简单理解,提供虚拟产品则需要缴税,以课程为主的在线教育恰好中枪。

与旧版本相比,再次上线后的跟谁学App在功能上完全一致,不同之处在于新版本取消了微信和支付宝渠道,用户支付“学币”购买课程,而学币需要通过IAP支付。

根据目前的学币套餐,18元可购买12.35学币,50元可购买34.3学币,118元可购买80.96学币,218元可购买149.56学币,518元可购买355.39学币……以此类推,用户的实际支付价格上涨31.39%。

业内人士认为,被拿来开刀的跟谁学,不仅因为其产品形态和缴费方式与苹果的规则相撞,其上市以来的不俗表现也令其成为苹果的“眼中钉”。

根据最新财报,跟谁学2019Q2实现净收入3.537亿元,同比增长413.4%。据其对第三季度的预测,净收入介于4.86亿元人民币至5.06亿元人民币之间,同比增幅介于390.9%至411.1%之间,增长实力和发展势头一片向好,必然引起苹果公司的注意。

不过,跟谁学之外,近半个月还未看到其他在线教育机构有同样遭遇。投中教育查询新东方在线、流利说、学而思网校、猿辅导等诸多在线教育产品,需要App内购买项目的,无论是以“学币”“钻石”“K币”“猿币”还是其它形式,都是等价购买。且目前,诸多App仍可以用苹果以外方式支付。VIPKID、51Talk对投中教育明确表示,目前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

有业内人士认为,跟谁学被下架可能是因为此前苹果对于“虚拟产品”的界定不够明确,“像跟谁学这样具有真人直播的产品,究竟处于哪个范畴并不清晰。”不过,此后类似产品不免忧心忡忡。

今天暑假,猿辅导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网校等多家掀起K12网校营销战。日前,作业帮创始人侯建彬在公开场合宣布战果——作业帮一课的暑期学员总量达到200万,秋季招生人次同比增长400%。侯建彬表示,今年暑假K12在线市场用户总规模人次超过1000万,1.8亿中小学生参培率按照40%到50%计算,这意味着有10%的目标用户已经是在线教育的用户。

毫无疑问,对于在线教育这块香饽饽,苹果不但会扩大审查范围,也一定会盯得更紧。

苹果无奈之举还是刻意为之

被裹挟多少会有不甘,不过,无奈的不仅仅只是教育企业。两年多前,苹果公司更新《App审核指南》,规定应用内所有订阅、游戏币、付费内容、解锁等产生的支付必须通过IAP完成,且苹果平台要收取30%的服务费。

今年7月,医疗行业也历经了苹果税的一番干扰。春雨医生、丁香医生和好大夫在线等在线医疗平台IOS版App都被停更,同时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的通道也被关闭,理由同样是没有在苹果商店中使用IAP服务并缴纳30%服务费。

由于大比例服务费的收取,苹果多次遭到“讨伐”,被指责存在“垄断”行为,叫苦者、反对者不止一二。

今年7月,部分iOS开发者向北加州地区法院提交诉状,他们认为苹果利用反竞争手段在iOSApp 市场形成垄断,在定价时向开发者提出强制性要求,还向开发者“征税“。

除开发者之外,大型开发商也对此愤懑。去年底,Netflix宣布关闭在苹果移动设备上的支付,用户如果想收看内容,需要登录官方网站支付订阅费。

而在中国,微信与苹果此前的分歧已是人尽皆知。由于苹果抽成30%的政策,微信2017年4月关闭了公众号文章的赞赏功能。去年,苹果和微信达成妥协,赞赏功能重新开通,不过赞赏改为直接支付给作者,苹果答应不再收取30%的费用。

不难理解的是,对于苹果公司来说,加速征收“苹果税”是其保证收入又低成本的一剂良方。

面对华为、小米等一众创新品牌,苹果的优势逐渐下降,销量业绩大不如前。根据苹果2019第三财季财报,营收538亿美元,同比增长仅1%;净利润为100.44亿美元,同比下滑13%。相比之下,AppStore所属的服务业务稳定增长,财报显示,非iPhone产品的收入增长了17%。

无论苹果是刻意为之还是无奈之举,在线教育公司接下来应对躲不开的苹果税必然要费上一番心思。在成本高企不下的当下,像跟谁学一样把成本转嫁给用户无疑是最“简单粗暴”的方法,但消费者定然不会真心为此买账。

流利说、伴鱼等企业向投中教育表示,此前都是按照苹果规定支付的。那么,当平台满意了,用户利益是否会受损,如何平衡好用户和平台间的利益就变得至关重要。

“我们将与苹果积极沟通,充分表达我方合理合法诉求,维护消费者及我方的合法权益。同时,我们将通过技术手段,来保障提升PC、安卓等端口的看课质量,并基于苹果软硬件环境,研发小程序等新端口看课渠道。”知名教育集团相关人士对投中教育表达了接下来的应对方式。

面对苹果税,在线教育企业已进入警戒状态。此刻,寻找出路也许比叫苦连天来的更实际。

相关推荐阅读:

从在线教育暑假大战说起,疯狂烧钱过后是否又是一地鸡毛?

大洗牌:拼融资、刷流量的在线教育模式要过气了?

上一篇:中国人民警察大学2020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章程
下一篇:国际学校AP课程的真正用途以及优势